抵上海旅客自制防护服抵挡新冠肺炎病毒
来源:抵上海旅客自制防护服抵挡新冠肺炎病毒发稿时间:2020-04-05 19:11:19


早在3月12日,约翰逊便建议所有出现持续咳嗽或高烧等轻症的患者自我居家隔离至少一周,只有“感觉在家无法应对症状、状况变差、症状在隔离7日后仍未好转”时,才建议联系医院。

抵达当天,国足队员分批接受了第一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经过当地检疫部门批准后,球队一边隔离一边进行封闭训练。昨日是隔离的第14天,球队全员接受了第二次核酸检测,检测结果依然全部为阴性,于今日上午收到了解除隔离报告。

据英国卫生与社会保障部消息,截至当地时间4月4日上午9时,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41903例;截至当地时间4月3日下午5时,死亡病例4313例。按此数据来算,英国的病死率已经突破10%,当然,按照目前英国的检测规定来看,实际确诊人数可能还要更高。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目前,英国政府网站公布的新冠肺炎患者指导方针指出,轻症和疑似患者只需待在家中,不需要住院治疗和进行检测,独居的轻症病患隔离期满7天后结束,与家人同住的病患需隔离14天,如果发热症状消失可恢复正常生活。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在遵守规定居家隔离的日子里,约翰逊一直采取视频办公的形式处理各类事务、主持会议,领导英国抗疫工作,在隔离7天症状未消退后,依然未考虑住院就医。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当地时间4月4日(北京时间4月5日凌晨),约翰逊怀有身孕的未婚妻也在推特上表示,因为出现新冠病毒症状,自己过去一周一直卧病在床,但目前还没有接受核酸检测。